一周书记:不应失去对痛苦的……感受与认识能力

2020-06-14 23:22   来源:直播网
内容摘要
《痛苦的正当尺度——工业革命中的监狱:1750-1850》, [加]叶礼庭著, 赵宇哲译,上海文化出版社2019年11月版,298页

一周书记:不应失去对痛苦的……感受与认识能力

《痛苦的正当尺度——工业革命中的监狱:1750-1850》, [加]叶礼庭著, 赵宇哲译,上海文化出版社2019年11月版,298页,52.00元

这是一个关于痛苦的另类故事:人类曾经如何以正义的名义制造、分配和实施痛苦,如何使痛苦成为制度化的惩罚与震慑。这个故事一直延续到今天,但是它的前世早已被人们遗忘;在这个故事中有很多丰富、生动、惊心动魄的情节,但是在今天人们眼中只有一种刻板的印象;这个故事曾经折射出人类思想深渊中博弈的闪光,但是它们都似乎早已黯淡乃至湮灭。监狱的前世今生,是不应忘却的人类故事,也是不应对其丧失感受和思考能力的重要议题。

谈监狱,读书人恐怕首先想到的就是米歇尔·福柯的《规训与惩罚:监狱的诞生》(Surveiller et punir: naissance de la prison,1975;Discipline and Punish:The Birth of the Prison,1977):关于对犯人的肉体拷打如何转化为以权力和规章同时控制他们的肉体与精神的故事(从酷刑到监禁),再扩展到人类社会的统治与被统治的权力关系;关于被统治者如何接受规训,如何逐渐臣服于权力的故事。在福柯这里的“监狱”既是实体的,也是无形的,后者才是他更想揭穿的真相。他谈监狱的诞生和发展,目的是揭示贯穿于规训与惩罚之中的权力结构、关系、技术以及表象。福柯该书写作于1972-1974年间,也正是他积极投身于现代监狱抗议政治活动的时期:1971年,福柯成立“监狱情报团体”(G. I. P.),在法国各监狱散发调查表,在监狱门口被以“煽动者”的罪名逮捕。1972年,福柯和萨特等人在法国法务部静坐抗议不合理的监狱制度,再次被捕。1973年,“监狱情报团体”的调查报告《监狱中的自杀事件》出版,福柯在法兰西学院开讲《规训的社会》课程。1974年,福柯等人发表《公开讨论监禁制度》的备忘录文档,呼吁政府改善、并维护犯人的基本人权。他的“监狱情报团体”收集和整理了大量监狱制度日常运作的微观资料,他的现场经历使他亲身感受到权力压迫与规训带来的精神伤害,福柯这部研究监狱的著作不仅来自他的书斋思考与研究,也来自他的现实抗议活动与监狱体验,是诞生在图书馆与十字街头和监狱之间的产物。

在福柯之后,也是在同一时期,加拿大青年学者叶礼庭(Michael Ignatieff)的《痛苦的正当尺度: 工业革命中的监狱:1750-1850》(原书名A Just Measure of Pain : The Penitentiary in the Industrial Revolution, 1750–1850,赵宇哲译,上海文化出版社,2019年11月)于1978年出版,该书的前身是1976年他在哈佛大学获得历史博士学位的博士论文。叶礼庭在该书“结论”部分的最后段落提到了福柯的《规训与惩罚:监狱的诞生》,指出该书的意义:作为人文科学的历史学,在反抗监狱权力及其背后的强迫性思想结构的斗争中扮演着独特而重要的作用,“它有助于揭露那不断将进一步加强监狱权力描述为‘改革’的修辞。最重要的是,过去这种令人窒息的理念为现在的弊端提供了辩护,并力图让我们适应未来的残酷。”(251页)这既是叶礼庭对当时刚出版的福柯那部著作的理解和认同,更是对他自己的研究成果的最后表述,因为关于“将进一步加强监狱权力描述为‘改革’的修辞”的论题正是他自己论文的核心内容。叶礼庭以极为丰富、详实的史料和历史学研究的严谨性叙述了工业革命时期英格兰监狱状况的历史变迁,记录了从鞭打、烙印、流放和绞刑等肉体刑罚到以针对罪犯心灵为主的现代监狱机制和新的权力关系的兴起,回答了“监禁何时成为惩罚罪犯的主要方式?”“我们习以为常的监狱制度曾激起怎样的强烈反抗?”等问题。同时,他从时代思想与政治现实的错综关系中深刻剖析了约翰·霍华德、杰里米·边沁等人的刑罚思想和监狱改革措施的演变,以“痛苦的正当尺度”为核心解释了规制监狱内部权力运作的思想结构、认识来源和道德争论,这些思想性问题的探讨与我们今天面对的犯罪与刑罚状况仍然息息相关。

在今天谈到叶礼庭这部书的时候,评论者常把它与福柯的《规训与惩罚》相提并论,这无疑是有道理的,虽然其影响力无法与后者相比。《芝加哥大学出版社期刊》(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Journals)在1980年发表的由Edward Ayers撰写的书评认为,在七十年代有三本至关重要的著作探索了监狱制度:大卫·J. 罗思曼的《收容所的发现》、米歇尔·福柯的《规训与惩罚》,以及叶礼庭的《痛苦的正当尺度》。 ()这里提到的罗思曼的《收容所的发现》(David J. Rothman,The Discovery of the Asylum: Social Order and Disorder in the New Republic,1971)以十九世纪初美国的庇护所与监狱的发展历史为研究对象,在对一系列历史事件和环境的分析中揭示对罪犯、精神病患者、少年犯等群体的管治是如何与当时的社会意识形态以及建立新的阶级秩序的努力紧密结合,同样质疑了十九世纪初期的所谓人道主义改革,呼吁历史学家在一些重要问题上重新考虑自己的立场。这三部著作分别以美国、法国、英国的监狱历史与观念为研究对象,在西方现代刑罚研究中具有代表性。

上一篇:Mineski官宣队内选手各奔东西将重建

下一篇:Mineski五名选手全部过签顺利参赛

返回顶部

牛竞技直播网